世人当昨日难愁 2.

春花 啊啊啊 秋月 哎哎 何时~了往事 啊啊啊知~~多少~~~小楼昨~~夜~又东风~故国 啊啊啊 不堪 啊 回 诶诶诶 首......月~明中 啊啊啊啊啊.....”

‘咣—’清脆的声响,酒壶因醉酒人失去握力而摔在了地上,滚动了两下。

“招积...招积.......你活该啊,活该如此活着,嘿嘿嘿......你们都要看我的笑话,是不是?!”

栽歪着瘫坐在招家大门口,看门的仆从还以为是醉鬼,刚想叫骂,却看清是招积,立马变了模样。

“哎呦二少爷,您这又是上哪去喝了,大少爷可是满哪找您呐!“

”嘿嘿嘿...谁...嗝...找我也不去......我今就睡这了。“

这个病少爷在这要是病了,他可是担待不起啊!刚想再说点什么,突然余光瞥到一双鞋,浑身僵硬的往上望去,果然!大少爷浑身怒气的站在那里,脸比原色还要黑上几分。

眼睁睁的看着大少爷就那么硬生生旳壕着招积的后脖领,跟拎鸡崽子似的就拖进去了。

‘嘭——’剧烈的撞击从后背震荡到五脏六腑,肚里乱七八糟的干货水货随着嗷的干呕声倾泻出来,一桶冰冷的井水猛地泼到身上,湿透的衣服紧贴在瘦弱的身子上,登时激的招积一个清醒,没等看清是谁,又是两桶冷水泼在身上,呛咳着,招积痛苦的抬头看向面前的人,登时吓得他连发颤也不敢了。

头发被扯,只能皱着眉苦着脸听着大哥冷血的呵斥。

”狗东西!我说过多少次!不许你再去抽大烟喝花酒,你竟然还是不听,好啊,不是想在大门口睡吗,我告诉你,你想丢脸,不要扯上招家,不想回房睡,这里也一样!今晚你就在这里给我呆着吧!“

被扔到一边,听着门被上锁的声音,招积有些害怕,在这个家,他可有可无,大娘只会打发他办些下作之事,招福说话,全府上下更是不会有人反抗!

嘴唇有些发青,寒冷使得他不得不抱紧自己,瑟缩着。

这里怎么连稻草也没有...招福,你要冻死我吗,我活着对你来说就是招家的败笔对吧,所有人包括爹也是这么认为的吧!

所有人都要害死我!都要害死我!

第二天,房门没有被打开,连一碗水也没有,招积乌黑的眼眶,无神的眼瞳有些恐惧,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,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走动,甚至窗户也被木板封上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辰,这种被人遗忘的感觉让他怕的要死,身体也开始麻痒起来...

好痒啊...好痒......啊——好难受!

”放...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啊——!给我,把烟给我——!放我出去————!“

变调的喊声,无人回应,招积难受的满地打滚,鬼哭狼嚎,苦苦哀求着不知是谁:”放我出去吧...放我出去......我要死了.......好难受...“

眼前出现了双影,五颜六色的光影让招积呆滞的望着一个角落,那有几个陶瓷罐,着魔了般的爬过去。

‘啪——’碎了一地。

颤抖着拿起一块,狠狠地在手腕上一划,病态的傻笑:”嘿嘿嘿...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“

瞬间又清醒!看着手上的血,却疯魔似的用另一只手捂住:”不,我不要死,不要再流了,我不要死,我不要死!谁来救救我?“

慌乱之中看向了紧关的门,疯狂的爬过去,留下一地的血迹。

‘嗙嗙嗙嗙...’急切地拍着门:”救我!救我!“

血顺着胳膊流淌,渗进木门,一滴滴在地面汇聚小洼,没有人...

不知道他死多久才会被人发现,颓废的顺着门瘫软下,强撑起眼中最后一丝清明,爬向一个角落...

就在他不知昏过去多久的时候,门开了......

 

 

03 Jul 2015
 
评论
 
热度(1)
© 醨九爺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