滞惘10

第十章
急促的脚步声响彻走廊,那一根根金雕璀璨的柱子纷纷被疯狂拉向后方,白色的长袍上下翻飞,地上的血迹沥沥落落的留下一条血线。

loki被送到医师那里时依旧紧闭着双眼,眼角处,还残留着他的泪痕。

仿佛软骨一样的被摆放在哪里,鲁达斯隔着透明的屏障看向里面。

那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,医师在loki的身上点燃一种圆锥形的香料。

不过一会,就看见loki开始痛苦的颤抖起来,幸好事先已经固定住他,只见他此时的身上,真是让人作呕恐惧,那一处处的血色小洞,纷纷挤爬出来一个个黑色的小虫,那些小虫的身上都包裹了一层鲜血,在强烈的泛白光下,散发着莹润的血光。

密密麻麻的小虫贪婪弥足的向着香料爬去,却总在距离一段的时候翻身死在那里,但是后面一如既往,不久,就见那些虫子堆得从loki细瘦的腰上轱辘下来,落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始终是没脑子的东西。

此时loki浑身的颜色不再是紫灰色,而是恢复了惨白,鲁达斯亲眼看着那皮肤下,一个个滚起的小包蠕动着,然后从loki的各个地方爬了出来。

他的喉头不禁干哽着,胃里一顿翻搅。

待到虫子都爬出来之后,医师拿着手术刀,缓慢而镇定的划开了loki的皮肤,从胸口蔓延到腹部,一条血色细线,鲁达斯捂着嘴,看着医师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团团恶心的烂肉,浑黄的,那是虫卵。

里面一个个隐约的黑点...鲁达斯再也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。

等他直起腰来,loki腹部上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。

下手把东西处理掉,留下了虫卵做研究。

苍白的躯体,静静的躺在那里,鲁达斯看着那上面的血洞,在医师的药液下渐渐愈合,再无痕迹。

在他终于能够进去的时候,他急匆匆的走过去,第一件事就是抚摸了loki的脸,擦了一下他干涸的泪痕。

半天也没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最后在医师咳嗽一声的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,内心不置可否的跳了一下。

这才想起回身问道:“他怎么样,是不是没事了?”

“抱歉,鲁达斯王下,他体内的一部分内脏已经被虫子啃食的厉害,严重影响了他的生理机能,而且大脑也被腐蚀了一些,但是最让我惊奇的是,通过观察,他的大脑竟然是透明的,这很奇怪,也就是说,他的大脑是通过某种微弱的能量维持的虚无存在,我勉强觉得,他应该是没什么智商的,甚至比孩子还要弱智。”

“弱智?不存在大脑?”

这一句句话听的鲁达斯一愣一愣的,他再次回头看向loki,真心有些无法理解,难道是审判的时候被剥夺了大脑?可是剥夺大脑的话怎么活啊!还是通过某种相似的能量维持另一个存在?这样的想法让鲁达斯打了个冷颤。

最后,医护人员把loki送到鲁达斯专门的医护室,纯净而奢华。

极冰的体温,loki的身上竟然开始流窜起蓝色的光,就像是荡漾的水面光影在他脸上般。

鲁达斯离开了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,交代了一番,然后,奔赴战场,他还有事要做。

萨修斯在鲁达斯离开随后,走了进来,看着床上的loki,昏死的样子平静,像是长眠。

轻轻抓起他的手,看着那上面残留的一个个淡色的疤痕,不知不觉,一个吻竟然落在上面,吻完,他也有些发愣。

“sorry。”他说道:“我本来只是想把你关在黑屋里吓一吓你。”

的确,他只是想吓一吓他,那几天没见到他,他总感觉做什么都是无聊无趣的,可是,在昨天才听到竟然有人瞒着他在那间屋子释放了蚂糜,他当时就勃然大怒,令手下查出了始作俑者。

如预料的,正是他的一个宠妃。

那个女人无脑的还在跟他叫嚣,说这样一个下贱的男人怎么能留在他身边。

一巴掌下去,他赐给她同样的刑罚,然后在那个女人尖叫的求饶声中发呆。

他有没有死?

事先他去找过医师,问过了情况,得知那些没有大脑,和极度弱智的时候,他也是一愣一愣的,思前想后,还是派人着手调查此事。

现在,看着这个人还躺在这里,坐在他身边,反而安下心来。

“你真是个巫师,夺走了我与鲁达斯的心...”


15 Dec 2014
 
评论
 
热度(2)
© 醨九爺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