滞惘4

第四章
 凯撒尼之星,常年烈日当头,空气中甚至有着扭曲的波纹。
但是那里的居民一点都不感觉炙热难耐,而是很喜欢,大多数人,都是古铜的肤色,所以,很稀有的白色皮肤,被称赞最美,若是谁家的女儿是白色皮肤,那真是会被踏破门槛呢。
这里的人长相阳光,而且性格火辣爽朗,穿着皆是稀少单薄,却又奢华美丽,笑起来,一口洁白的牙齿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可此刻,他们神色惊讶的看向路的中央,那被鲁达斯王不停牵扯着的,身上未着丝毫的赤裸男人,瘦削苍白的肤色,上面不断地流淌下豆大的汗珠,不似这里男性古铜色的壮硕胸膛上流淌着的狂野性感的汗水,而是一种魅惑人性残忍欲望的脆弱。
多么可笑,他们竟然认为这个罪犯是如此的美。
身上纵横交错的血痕让他们的喉头干燥难咽,男人从一头黑发中抬起头来好奇的看了一眼,那如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睛让他们狠狠一震。
‘啪’残忍的鞭子毫不留情的抽打在男人的脸上,也把他们打醒。
那埋下的头颅,黑色遮挡着的长发里,低落下一滴滴鲜艳的血迹,而从中发出来的呜咽声,更是仿佛幼童一般惹人心疼。
那一声声哭吟仿佛针尖一样扎入每个人的心窝,真真的疼着。
鲁达斯一脚踢倒男人,在他惨叫着翻【和谐】身躺倒在地上的时候,一只脚踢开他的一条腿迫使他大张【和谐】双腿,漏【和谐】出那处羞【和谐】人的地方。
干涸的血迹和白【和谐】浊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一时间,空气仿佛更炙热了。
loki左看右看,所有人都死死盯着他,再加上一只眼睛依旧看不见的剧痛,终于忍不住...
“呜呜呜呜啊啊...”
哭了出来。
那眼泪如决堤水坝,滔滔不绝,就连鲁达斯也不由得一愣,他所认识的loki,曾经被他打的一次次爬不起来,眼中虽然有恐惧,但更多的是算计和狡黠,绝没有现在这样的软弱无能,而他那张贱嘴即使是在被他刀架在脖子上也毫不休息。
也正是因为那次的大意,才促成自己的左眼受到伤害,虽然治好了,但却在脸上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疤。
这个该死的人,尽管现在他那一只完好的眼睛犹如纯粹的绿湖般波光莹莹,也消灭不了他心中的愤恨,顶多是他的内心有些可惜那只眼睛,如果是一起这样看他,那他可就真的会动摇了,这可是他身上很值得褒奖的地方,即使是他哥哥萨修斯也喜爱不已。
就在他被押到这里的那天,他和萨修斯就强暴了他,那嘶哑的,仿佛垂暮老人即将逝去的破风嘶咳,不禁让他有点怀念那欠割的舌头。
他在他身下不停的扭动挣扎,被一次次用力的贯【和谐】穿,后面的血浸染了半张床,他们却未在他其他地方留下痕迹。
不顾他虚脱的身体,强行把他牵出来,就像是遛狗一样。
是夜...
萨修斯用药擦着loki眼上的伤痕,看着他害怕的抽搭抽搭的偷瞄着鲁达斯,满脸泪水的可怜小样,不由得笑的开心。
看见萨修斯笑了,loki愣了一下,以为萨修斯是喜欢他,不像那个人那么凶,尤其是那一头金发,让他莫名的眷恋,不由得伸出手去,扯了他的一缕金发,然后挪动着屁股,靠在他身边把玩。
鲁达斯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萨修斯却饶有趣味的看着loki的举动,看着他,竟然...慢慢的放到自己的鼻下去闻,却失望的没有闻到自己想要的,阳光的味道。
皱着个小脸,想了想,正要更靠近萨修斯想寻找自己想要的...却被一巴掌打开。
眼泪瞬间凝聚,大滴大滴的落下,恐惧的看着萨修斯的不屑和鲁达斯的凶狠,然后,被两个人扯着脚踝,拽了过去,他挣扎着,内心被巨大的恐惧填满,突然一声惨鸣,摇晃着头颅,任由一头黑发混乱不堪,身下那骇人的东西折磨的他欲死,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他,他只不过是喜欢阳光的温暖,以为在那个人的身上能够找到,为什么要这样对他?他做错了什么?
赤裸削瘦的身体就那样被扔在地上,无人询问。
在这潮湿阴冷的地方,凯撒尼的阳光唯一普及不到的地方,loki不知昏了多久才幽幽醒来。
面前的地上,是一块面团。
咕噜咕噜的肚子空响着,满是赃物的双手缓缓的伸出去,抓住那个沾染了脏水的面团,毫不犹豫的塞【和谐】进嘴里狼吞虎咽。
噎的够呛,也就就着地上的脏水喝了。
突然,在他埋头喝着污水的时候,一股股骚热从头上浇下,他迷蒙的抬眼望去,只见一张张粗鲁的脸狞笑着往他头上撒尿。
然后凶狠的扯起他的头发,把刚刚小解完,肮脏的秽物捅【和谐】进他的口中,让他来清洗,而其他的人,则开始强行的侵【和谐】犯后面,那剧痛让loki瞪大了眼,却叫不出,一番新的轮【和谐】暴。
“该我了该我了。”
“要不一起来吧。”
“来个双龙【和谐】入洞也不错...”
“那我来前面这个...”
“......”
悄然关紧的牢房中,那一声声低呜的哀鸣,泄露着巨大的痛苦。

02 Dec 2014
 
评论
© 醨九爺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