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克》.1
世间所有,必是一物降一物,
而今,遇到了你,
不知谁是谁的克星…

【纯属一时兴起的胡编滥造文,不打稿,狗血,ROU,不定文长,不喜勿喷】

天高云冷,有一只鹰在翱翔,悄然暗下的天色下,一点晃眼的光映在它的瞳中跳跃,它疑惑的向下一瞅,是架起的火台,熊熊火光围着台边时而躬下,时而烘起,如下定决心似的,渐渐去触碰那人的衣面,白色融开了洞,焦薄的棕黑色带着金丝线般的火星快速的蔓延…
鬼使神差的好奇心令它落在延伸那边的树枝上,向下看了那人的脸:嗯,长了一副挠人心的模样。
烧了,怪可惜的,还是跟我走吧。
两张大翅包裹住身体,似有凉风而过迷了眼,再瞧树梢,那鹰竟活脱变成了位成年男人!
而火,也不再吞噬死去的...

24 Jun 2017

( ͡° ͜ʖ ͡°)✧

19 Jun 2017

天空

【不打稿的现文,就是个兴趣,不喜勿喷,谢谢!】

滴答-滴答-…
是什么?
疑惑的回过头去,在熟悉不过的红色,再熟悉不过的脸,放在一起,却让人恍惚,什么?那是什么?
血染透了脚趾外的浅袜,那个人又哭了,总是那么没骨气,眼泪说掉就掉下来!
再也…不需要我这种…人了吗?呜咽的如鲠在喉发出的声音硌的嗓子生硬堵疼,范慢慢的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在流失,太过瘦弱的身体又有多少血液储存呢?他双膝开始弯曲,因为离得最近,受伤的手扶住厨台,被模糊了的双眼只能看到尚宇已经转回来面向他,但是看不清是什么表情,怎么…那么远了呢,尚…宇啊…我不会碰到你的…不要再…往后……
清脆的咣啷摔在了地上,伴随着沉闷的声响…下一秒!就被什么...

03 Jun 2017

自古人生于世,须有一计之能。

吾辈既务斯业,便当专心用功。

以后名扬四海,根据即在年轻。

何况尔诸小子,都非蠢笨愚蒙;

并且所授功课,又非勉强而行?

此刻不务正业,将来老大无成,

若听外人煽惑,终久荒废一生!

尔等父母兄弟,谁不盼尔成名?

况值讲求自立,正是寰宇竞争。

至于交结朋友,亦在五伦之中,

皆因尔等年幼,哪知世路难生!

交友稍不慎重,狐群狗党相迎,

渐渐吃喝嫖赌,以至无恶不生,

文的嗓音一坏,武的功夫一扔,

彼时若呼朋友,一个也不应声!

自己名誉失败,方觉惭愧难容。

若到那般时候,后悔也是不成。

并有忠言几句,门人务必遵行,

说破其中利害,望尔日上蒸...

 
 
03 May 2017

《归尘》4.

海上的生活,怎么说呢,又湿又凉又咸?
这是克洛克达尔第二次被扔到海水之后的感想,船上满是大笑!
"哈哈哈——看这小子,输了两次了,还想跟哈里比试,真是笑掉大牙!"
"哎!"一人趴在船边大喊:"认输吧,小孩,顶多是依照约定,把你的烤鸡腿给哈里吃!"
没有回应,男孩倔强的抓紧绳梯爬上来,浑身湿漉漉的直往下淌水,他干脆脱了衣裳,用手臂擦干脸上的海水,湿漉的黑发被手指拢在脑后,重新摆好姿势,眼神竟弥漫起执着的杀气…
哈里愣了一下,随即轻蔑一笑,放下了酒桶,站起身来,五米高的身子站在瘦小的男孩面前,不屑道:"达尔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战斗,如果你...

03 May 2017

《归尘》3.

在听完那小子的话后,奥利戚夫良久深深地吸吐了一口气。
克洛克达尔在他吸的时候就假装不经意的别过头去,却不经意看到了一盒雪茄。
哇哦!他挑起单眉,这家的老板竟然能买这种奢侈品,虽然不是特别好的。
好奇的走过去,随手抽出一根,要在嘴里,张头望脑的看不到火柴,便拿过蜡烛烧燃烟头,刚吸一口,就呵呵呵的咳嗽起来,从嗓子眼里闷出的声响,让他十分狼狈。
奥利戚夫被他吵的回过神,看着那十几岁的臭小子竟然学人抽雪茄的糗样子,不由得嘲笑声来。
慢慢习惯,并享受在浓重的味道里,倾吐的烟雾缥缈,缓慢的浮在半空,围住了沉醉的少年,带着一丝颓废的性感。
奥利戚夫看的有点呆。
克洛克达尔却勾着一抹骁笑望向他:"想好了吗?老子可...

24 Apr 2017

《归尘》2.

【我的智商写不出来高级的,你们凑过看吧,不要太纠结】

"好了,我吃饱了,现在,我们该谈谈我们之间的交易,奥利戚夫船长,首先,请这些混蛋先出去,我要单独跟你谈,其次,在我说话的期间,请你不要随意的打断我,谢谢。"
奥利戚夫想,在玩死他之前,让他好好嘚瑟一会儿。
"刚才我说了,你带我出海,给我八十万贝利作为报酬,我帮你拿到阿基拉之星。"
"嚯——小子口气不小嘛!"
"阿基拉之星是海贼们想得到的特赦令,传说只要得到了它,再进入伟大航路的时候就能一路平坦,甚至有可能召唤来阿基拉蟹帮其安全度过急流…"
"这些就不用我废话了...

22 Apr 2017

《归尘》
1.
"哈哈哈哈哈——"响彻云霄的大笑放肆出来,伴随着的是啤酒杯大力的砸在桌子上的声音,桌子颤抖着它那可怜的四条腿,硬是坚持住了,并用意念收到杯子的道歉。
一名男子从地上慢慢坐起,单手撑着桌子站起来,拉回后面的椅子重新坐下,用手随意的擦了一下鼻血,淡淡的看着面前将近三米的粗鲁大块头。
"阿急剌之星,你这臭小子还真敢说啊,哈哈哈——"仿佛又撞上了那个爆发的笑点,大块头笑的更加上气不接下气。
"是阿基拉之星,先生。"淡漠的纠正,男子依旧从容的正视着恶心的大块头,他丝毫不在乎他的嘲笑,以及酒馆内所有人声嘶力竭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把那颗肮脏的心...

22 Apr 2017

我的原创小段

【勿要转载】

夜将近,月待升,窗明独映一人;酒浓郁,泪浸襟,烛淡撑辉孤堂。只叹那,寂寥寒水夜凉风,敌不过吾心疲惫。

粼光稀,依月浅舞,黯夜空释,于远望,点点红光连承万里,一抹红绸推风去,如此生,高歌一曲,荡气回肠,跌宕余音。黎青微现,红梦湮灭,归于静寂,朦胧遥视,尔以息去... ​

梦里花落卷裙眠,琴声瑟瑟惹人前。

言念情,泪思忆,多少花败叶落,难留今。
烟袅袅,梦依依,涉水踏山谈笑,乐至心。
望月而叹,时逝如水,心中愁闷难消晴,对月吟。
梦里话别松柳拂,从此,难聚首,勿忘君。

风拂叶凌啸尘去,雨堕台深悄雾来。

云移星转天河聚,如是梦中明月怀。

自古多借酒浇愁,梦醒时分愁增愁。
千杯万盏...

 
19 Apr 2017

画瞎了!画瞎了!画瞎了!内流满面!!!(っ╥╯﹏╰╥c)

19 Apr 2017
1 2 3 4 5 6 7
© 醨九爺 | Powered by LOFTER